荔枝星冰乐

Suit up!

只有一个黄段子的无聊人士

给亲爱的 @想飞的猫 ,一个字一个字憋死我了,要继续爱我,么么哒。


summary:

384一直在说那个关于润滑剂的笑话,而CE情绪不佳。宣传期让他十分焦虑,可他不愿提起这个,除非是384开口问了。


-----------------------------------------------

毫无疑问、并且显而易见的是,那个关于润滑剂的笑话,经过了反复练习。

拍摄进入收尾阶段时频频有媒体造访,他们不得不在拍摄的间隙(几乎都是在休息时间)去回答一些问题。大多数问题是相似的,人物的塑造,故事的展开,拍摄的困难程度,以及对片场氛围的感想等等。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些,所以明白哪些东西是固定动作和保留项目。当有一天paul去片场补拍他的一些镜头的时,拍摄开始前Sebastian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想要谈谈。

“他们一定会问到那个。”Sebastian用一边牙齿咬住吸管,皱起眉头说,“然后我会无法克制地脸红,傻笑地坐在哪儿,假装没有发现这有多尴尬。”

“可观众确实笑了。”paul点点头,有些同情,从他的角度看,这没什么不好,“如果人们对你的笑话无动于衷,那才是最可怕的。”

Sebastian抿着嘴,看起来有些严肃,他表示同意,然而,“我喜欢他们能够因为我的笑话,而不是我的反应而发笑。”假如人们依旧因围观他的窘态而发笑的话,会让他觉得自己还是那个青春期的小胖子。他用力点着下巴,寄希望于Paul,期盼他能想出个好主意。

沉默了一会儿,Paul说,“他们一定会问你的‘big arm’。”

Sebastian点点头。

“迟早要说的话,那就在他们问出来之前,或者看起来要问到的时候,抢先提到这件事。”

Sebastian的额间的纹路舒展开,可他看上去有点茫然。

“而且,为了避免对此感到尴尬,你要把这当做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去谈论。”

Sebastian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你需要练习,”paul强调说,“直到完全习惯为止。”


Anthony喝下一罐冰凉的饮料之后心情开始变好,他四处瞅了瞅,看见依然紧蹙着眉头的Chris,他已经这样绷着脸一上午了,就像电影里那样,这让Anthony忍不住想开个玩笑,于是他迈着滑稽的步子慢慢靠过去,用类似rap的语调称赞起Chris手臂的肌肉。

“就现在,快。”paul下达了指令。

“什么,现在吗?都没人问过我……”Sebastian紧张地问。

Chris用一个微笑回应了Anthony的玩笑,是那种美国队长式的克制、忧郁而又悲悯的笑容。

Sebastian不知怎么踉跄着一下子来到他们跟前,Anthony抓住他的胳膊,顺便看了一眼paul,这两人一定在谋划着什么事情,他十分确信。

Sebastian飞快地说出一串单词,整个句子就像是“咕嘟”一声滚出喉咙,人们只能抓住几个音节,当他们回想了一下,终于拼凑出这句话的全貌。

“我的那条手臂也很不错,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Sebastian撇撇嘴,感到既失望又难为情,Chris脸上的迷惑更深了,Anthony机敏的目光在几个人中扫来扫去,paul只有拍拍Sebastian的肩,给他一个“别泄气”的眼神。

“我打赌他是在练习,”Anthony悄悄对Chris说,“那么我们应该笑吗?”Chris温和地问,尽管看起来有些无可奈何。

“不!”Anthony挥舞手臂强烈地表示否定,“只有在觉得好笑的时候发笑,这才是朋友的做法,你可不能太惯着他。”

Chris没有反驳Anthony的说法,事实上最近除了在拍摄中,休息的时候他总是显得有心事,像是被什么事情分了心神,态度温和而疲倦。Anthony没有斗嘴的对象,有那么点儿不满,不过他们还没谈过,日程依旧很紧张,除了拍摄任务,越来越多的媒体都到这儿来,就算是一模一样的问题,也得打起精神面对。

第二次练习paul当然也在场,“别着急,至少得让人听清,”他说。当他开始搅动吃剩的沙拉酱时,Anthony冲Chris使了个眼色,他们已经很敏感了。

然后他们听到Sebastian拖长了调子,完全抛弃了连读、慢吞吞地说了一句,“你们看,这些东西是不是很像那玩意儿?”

Anthony摸了摸鼻子,说实话真有点尴尬。

Chris楞住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露出一丝微笑。

“不好笑,对吗,”Sebastian泄气地说,他靠墙让身体滑倒在椅子里,嘴角沮丧地垂着,像一只用水洗了棉花糖的小浣熊。

“不,seb,不是你的问题,”几乎是有点焦急地,Chris说,“我今天太累了,”他脸颊上还带着化妆出的伤痕来不及洗掉,谁要是连着从几层楼高的地方往下跳个好几次,一样会感到筋疲力尽。

Sebastian马上觉得自己太粗心了,他拉住Chris的手,力道稍微大了一些,因为Chris眉头稍微皱了一下,不过他顺从地靠过来,在Sebastian旁边坐下了。

之前那些时候,在他们加紧拍摄的日子里,连睡眠时间也被最大限度地挤压,就连最乐观的Anthony也累得不想说话,那时候,短暂的拍摄间歇,他们俩就这样坐在一起,几乎不交谈,只是坐着,间或交换一个眼神或者微笑,仿佛只是这样坐着就能好一些。

“真是一对可爱的小家伙。”陷入回忆中的Anthony这样想。

后来又有几次,Sebastian继续他的练习,有时候paul不在,那就需要更多的勇气。幸运的是剩下的两个好伙伴待人真诚,如果觉得不好笑,绝对不会放水,Sebastian觉得自己谈论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但同时他也怀疑自己大概永远没法用这个段子把人逗乐。

所以当Anthony终于笑出来的时候,他愣住了。

而Chris仍然疑惑着,他看了看Anthony,然后对Sebastian致以祝贺。

“太棒了,但愿我能安全度过宣传期。”Sebastian兴奋地直挥拳,在这里,Anthony是幽默感的绝对权威,而他终于获得了认可,他掏出手机给paul打电话,迫不及待想要分享成功的喜悦。

“真的好笑吗?”Chris不明白,悄悄发问。

“不管怎么说,他这样卖力想要逗乐别人的样子真的很可爱,不是吗?”Anthony眉飞色舞地回答,看样子是真的感受到了乐趣。

Chris放下心来,点点头。

“我说,”话题忽然转到Chris身上,“你显得有点冷淡。”

“冷淡”几乎是Anthony所能给与的最重的指责了,Chris有些惊讶,然后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大概是的。”

Anthony了然地眨眨眼,“放轻松,”他说,Chris当然明白他是对的,但是说的总是比做的容易,要不然怎么还会有人为讲好一个黄段子反复练习呢。

刚开拍的时候,Joe给teamcap留了小组作业,每个人都需要从普通人的角度去谈谈美国队长这个人物的魅力以及值得追随的原因。

paul认为队长是活着的传奇,拥有一切伟大品质;Jeremy觉得他很酷,他想要做到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他当然有”,Chris小声说);Anthony说,“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你也能够完全信任他”;Elizabeth则认为,强大的力量往往伴随着危险,而队长既拥有强大的力量,又足够地安全;Anthony快活地眨着眼,“不是吧,姑娘们难道不应该更加关注他的肌肉和脸蛋吗?还有那身制服,如果不能吸引目光的话Chris会哭的,天知道那穿起来有多难受……”

Elizabeth没有反驳,只是笑着别过脸去。

Sebastian思考得久了一些,等到大家都说完了,他才有些不确定的说,“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们大家都没有机会去像他那样表达感情,”他吸了口气,“‘我可以为你去死’的那种。”

这话像是拍破了涨满空气的塑料袋,大家忽然都抬起眼睛。

“并不是说真的去死,类似的……”Sebastian有些慌乱,“你们知道是什么情形,我不知道怎么去说这个……”他涨红着脸垂下眼皮,“他决定了,他做到了,同时人们都发现了,这一切是值得的。”

Sebastian觉得Chris可能在看他,不过他低着头,一切全凭感觉。

“所以,最后,该你了。”Anthony示意到Chris了。

Chris摇摇头笑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的一瞬间,他忽然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他一直确信自己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没有犹豫和偏移地去执行,我非常羡慕。”

这是真的。

美国队长卓越的决断力和执行力,最大限度地完成了他的伟大人格。真了不起啊Rogers,Chris想,他就从来没办法那么相信自己,连要不要签一份合约都会犹豫再三。虽然事实一再证明他的选择有多么正确,但是自我怀疑的苗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不时跳出来,他获得了很多东西,这样就更让他想要探究或许失掉的部分,灯光是如此明亮,照得周围的黑暗一目了然。

他只是个普通人,他紧张得要命。

和Anthony搭档做宣传当然很好,他天生的幽默感和对节奏的把握总能让场面生动有趣,还能让身边的人也游刃有余,Chris轻松地接过话题,说点真实想法、再开个玩笑什么的,时间很快就溜走了。但是,按照预定计划,这次他会花更多时间和Sebastian在一起,是的,单独两人。

他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满,更早一些时候,他甚至暗自开心,尽管他不愿深究这里面的原因。后来就不行了。他感到难以入睡、或者易于惊醒,他花了很多时间回想,试图分辨自己每次首映式前情绪的不同。公平起见,这事儿对他来说不容易,但是到了这一次,任谁来看都应该好多了。宣传口径代表着公司对此充满信心,前期评价也相当良好,但这些都拯救不了他的焦虑病。值得庆幸的是,按照既往经验,这种情绪会在首映式前达到峰值,然后慢慢回落到正常水平,但是,在那之前,Sebastian一定会察觉到什么。可能他已经察觉到什么了,既然连Anthony都觉得他“冷淡”了,Sebastian不可能毫无感觉。但他什么都没说,大概是那个关于润滑剂的笑话占据了他太多精力,并且再次确认Chris是个傲慢自大一到宣传期就难以接近的怪人。他觉得Sebastian有些躲着自己,有时候又觉得不是那样,但是对于这种可能性的猜测,本身就显得有点可悲。

怪谁呢,他该忘掉拍摄期里那些轻柔的触碰和温情的眼神吗,拜托,大家都是演员,为了代入角色而真情实感并不少见。可那不是真的,又不是说他真的活过了九十岁,而且和什么人互相许诺过会陪伴对方到最后。

拍摄结束,短暂的分别之后,他们重新聚到一起,进入密集的宣传期。

“你还好吗?”Sebastian在Chris进到自己房间之前拦住了他。

Chris挑起眉毛,露出一个不赞同的眼神,“什么事?”

“我不是故意的。”至少先道歉,Sebastian记得在自己插话后Chris反应很大,他只是觉得大家可以再轻松一点儿,当然如果这话由Anthony来说可能更合适,显而易见他为了活跃气氛做出的尝试不大成功。

“那个……你忘了吧,”Chris疲惫地摇摇头,“没必要道歉,”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待着。

Sebastian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时,他的嘴唇用力地翘着,并且在心里大声说,“难道我要像个沉默的狙击手那样一言不发?”他晃晃脑袋,决定这事儿不能再拖了。

后一天,Chris在直播间独自和Jimmy聊了几分钟,他知道接下来其他三个会出来,稍微有些心神不宁,昨晚的短暂交谈算不上愉快。他听到人们的欢呼,然后是熟悉的语调,犹豫着要不要起身相迎,忽然有人捏了捏他的肩膀,用两只手。

“下午好,”Sebastian靠近了说。

Chris向后伸出手,随后被人握住,这让他感到心满意足。

他几乎已经忘了Sebastian的练习,甚至端起杯子喝了口水,Anthony开始冲他使眼色,Chris这才忽然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他有些担心,又有些期待,不得不靠着挤眉弄眼好让自己显得正常点。

“我得插进去啊,”Sebastian懒懒地说着,像个被宠坏了的孩子,理直气壮又得意洋洋,末了还加上个尾巴,“难道不是吗?”

一股奇妙的情绪像是有形的实体从Chris身体穿过,路过上颚时终于让他“噗”地一下笑出声,又朝两眼蹿去,他不得不用手抵着额头,以免留下太过失态的影像记录。

“哇哦,”Anthony闪烁的眼神仿佛在说,“我说得没错吧,很有‘笑果’”,Chris再次笑出声。

这天晚上,Sebastian并没有阻止他回到房间,而是跟着进去,因为他的表情看起来如此确定,Chris叹了口气。

“你不大对劲。”Sebastian看着他的眼睛说。

“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这是真的,首映式一过焦虑症会自行缓解。

“你可以告诉我,或者Anthony,或者你想说的随便什么人。”Sebastian不打算到此为止。

Chris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事已至此,他的焦虑症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更严重的是他的情绪会影响其他人的观感,特别是面前这位。他又不可能为了这个去解释,而现在Sebastian问了。

“我有点紧张。”

“噢,我猜就是这个。”Sebastian坐得靠近他一些,这样Chris就彻底暴露在他那双大眼睛里了。

“每次都会这样,首映式之后差不多就没事了。”Chris急切地说,希望他能相信。

“我知道,每次首映式总会有外星人、机器人或者别的什么怪物来搅局,”Sebastian表情很严肃,“记得把你的盾放在趁手的地方,我们随时都得准备战斗。”

Chris又一次笑了,“我跟自己说过,用处不大,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Sebastian依然望着他,眼神就像是在电影里,不是冬兵式的戒备而有些伤痛的那种,更像是james,温和快活,大概只是少了一点确信的成分。

“焦虑让你感到安全吗,Chris?”

“或许有一点儿。”老实说他有想过这个理由,焦虑尽管难熬,而如果连焦虑都没有了则简直可怕。

换言之,焦虑是因为有期待。

“听我说,”Sebastian简直快和他靠在一起了,“我去上节目是碰到过一个粉丝,他打扮着我的的样子,我的意思是‘冬兵’的样子,包括那条手臂……”

Chris不着痕迹地抬了抬眉毛,想着他不会是又要开始了说那个了吧,上帝啊,谁能帮他想个新的。

“我给他签名,你真该看看他有多开心,事实上每个见到我们的人都开心极了,最近的哪些场合,我相信你都看到和听到了。最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享受这一切。”

Sebastian停顿了一下,抓住他的手,“我会陪着你。”

通常Sebastian需要用比较长的篇幅来说清楚一件事,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简短的表达了,并且他还斟酌了一下用词,以免听起来像是在念台词。

他觉得Chris有些介意这个,别问为什么,他就是知道。

这样他看起来就更像James了,一双满含笑意和柔情的大眼睛望着Chris,仿佛能够看穿他的一切。

"即使我有时候不那么讨人喜欢?"

“没关系,我很大度的。”

“那么,讲个笑话?”Sebastian看起来挺意外,“你最擅长的那个。”Chris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

Sebastian举起手臂遮住双眼向沙发后靠,“饶了我吧,”可是的语调和嘴唇的弧度都说明他开心极了。他不该就这样把玫瑰色的双唇暴露在Chris眼前,这让他心跳得有点快。

他必须做点什么来缓解症状,他只需要靠过去就可以了。无需千里追寻,也没有冰封相隔,他只是个普通人,比Rogers幸运太多。

所以这一点儿也不难,对吧。

首映式上并没有出现外星人、机器人或者其他怪物,当然也没有穿着制服的复仇者们,如同之前预料到的是,Chris依旧感到紧张。

Sebastian不时会看看他,露出别有意味的明快笑脸,和Anthony互相吹捧,并且抓紧时机又讲了一遍那个关于润滑剂的笑话。

入场时Chris路过Sebastian身前,伸出手轻拍了他的后背,他知道他会在,可就是想再确认一遍。

喂,他是不是说过,Sebastian是这个星球上最甜蜜的小孩?

他是的,的确是。

评论(3)

热度(71)

  1. 想飞的猫荔枝星冰乐 转载了此文字
    😁😁😉😉😉